重要文化财朝鲜国告身,庆尚道观察使兼巡查使洪履祥传令等书状

保存图像

image 全画面表示

图像一览

  • 3封
  • 纸本墨书
  • (1)纵47.0 横41.6 (2)纵41.2 横47.3 (3)纵52.6 横82.7
  • 朝鲜王朝时代 万历二十二年(1594)
  • 九州国立博物馆
  • P15012

  这是朝鲜国王宣祖任命毛利家臣“萱岛木兵卫”(萱岛喜兵卫)为朝鲜国武官时发出的《告身》(辞令书,任命书)1道,以及由庆尚道观察使兼巡查使洪履祥发出的与之有关联的文书2件。以上文件发出时间皆在万历二十二年(1594‧文禄三年)8月到10月期间。
  《朝鲜国告身》,国王任命木兵卫为武官,文件样式为国王任命四品以上官僚时使用的“官教”样式。“折冲将军”是武官正三品上,“龙骧卫”是朝鲜国的军组织之一,“上护军”是其中武官。纪年处盖有15、16世纪“官教”所盖的国王朱方印“施命之宝”。
  《洪履祥传令》是给东莱校生宋昌世的书简,对他的敌情报告和尽力劝降萱岛木兵卫投降朝鲜之事给予了嘉许。《洪履祥书状》是对萱岛木兵卫书简的回信,日期是萱岛被任命的两个月后,对接受任命两个月却依然态度不明确的木兵卫加强了劝降。这3件是在“文禄之役(壬辰倭乱)”议和交涉过程中发给的。
  在朝鲜未参加的情况下,日明两国之间的交涉呈胶着状态,在朝鲜半岛筑起“倭城”的在番(代职)毛利氏等诸大名的部下们,在朝鲜的劝降工作下脱逃或投降(“降倭”)的情况不断增加。通过《朝鲜王朝实录》(宣祖实录)中的降倭记录,可得知与萱岛木兵卫和这3件文书有关的详细经过。朝鲜曾试图通过对出征朝鲜的日本武将采取任官的方式进行反间和劝降,耐人寻味。直至昭和初期,这3件文书都由萱岛家的亲戚粟屋家相传,作为粟屋八左卫门家文书被收录在《萩藩阀阅录》第3。目前3件文件与同样相传于粟屋家的近世文书4件共7件,以“朝鲜国告身关系文书(P15012)7通”之名藏于九州国立博物馆。

部分一览

Loading